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飞正传

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⊙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■Email:mffia@163.com ■现在南京。编辑。※※

网易考拉推荐

生活  

2009-12-06 22:14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周六是2009年12月5日,早晨醒来就起床了。基本上很少赖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来到办公室忙碌了一些事,一直弄到下午三点。去火车站,才发现还没吃饭,很饿很无力。在玄武湖前走走,湖水在眼前荡漾,天空在眼睛的上方。阳光淡然,冬风清寂。冬天的城市,有点干燥,有点冰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近四点,上了火车。很快就模糊入睡。到无锡已经天黑。几个月前,我在这条线路上往复不断。哦,好久没有来无锡了。下了火车,在灯火闪烁中展开张望,四处茫茫。爬上一辆公交车在拥挤中颠簸了一小时,到达弟弟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作为一个已婚并有女儿的男子,我弟弟在大学毕业结婚安家后辞去工作,来到无锡准备“创业”。但是两手空空,做事有多难不体会不知滋味。他选择了从0做起,买了个三轮车,添加了一些设备,卖炸鸡柳。他骑着三轮车在一排小摊旁有秩序的入席。三轮车后面贴着毛笔手书“鸡柳”,一个戴近视镜的青年在招呼顾客。他大哥我,在旁边收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一会,城管来了。时间是晚上7点半。所有的小摊,一起呼应赶紧撤离。弟弟很紧张,骑上三轮车就跑,我落在后面。但是他没有多少江湖经验,城管到了面前,他很慌张,三轮车冲下路边台阶的瞬间,拐弯过早,翻倒。一锅炸鸡柳的热油,顺着锅的倾斜,锅盖的滚动而倾泻满地。鸡柳、秤、方便袋、装钱的塑料罐等等,顿时流淌满地。城管就在旁边。别的摊贩都消失了,就他被拦住了。当初他在大学读书时可能没想到生活会这么艰难,他弯下腰开始捡起那遍地的残物。他的眼神充满着慌张和绝望,以及承受周边围观者的指指点点。几个围观的女孩露出同情的目光。我心中翻腾出说不出的酸楚,俯身捡徘徊在水泥地上的油渍硬币。城管在旁边看,还好,没有抢走三轮车。我的弟弟,这个承受还房贷养家压力的青年,双手发抖,在制服面前我为保护不了他而惭愧。但,我是他大哥,从南京来看他,就得给他微笑和鼓励。尽管,或许我心里比他荒凉许多。他也在安慰我,说摆摊两晚,这是轻的了,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,陪着他重新整理器具,在城管的巡逻中,不断逃窜再不断出现。卖了六十块钱鸡柳。夜里,兄弟俩在网吧过夜,花了二十元,为的是把翻车的损失夺过来。好久没有在网吧过夜了,我很累,不知道什么时候歪在椅子上睡着了。凌晨发现身上披着衣服。我睡眼朦胧,弟弟在那玩游戏,面前放着一包便宜的烟,很孤独的样子。我咳嗽了两声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早晨七点,我们没有洗漱,从网吧出来。外面清冷。已经是周日了。因为有事,我得赶回南京。我带弟弟去吃早饭。这家伙,看到永和豆浆店都不想进去,他说店面这样的早餐店,很贵吧?我默然一笑,这家伙知道过日子了啊!我们进去,点了两碗白粥,一份炒饭,一碗面条,两根油条。我咳嗽的厉害,吃不下什么东西。让他把食物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吃完坐公交车到火车站。弟弟送我到车站。他再坐公交车回到那个孤寂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了火车,回南京。到南京,有约定好的事。去了中山门。冬天的梧桐叶落,带着季节最后的眷念,深深席卷着匆匆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午到办公室。发现腰很酸。极度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哦,今天是2009年12月6日。是我身份证上的生辰之日。给自己送上一个祝福,祝福自己新的一个年轮能够好好的。

(2009-12-6晚,南京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