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飞正传

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⊙来如春梦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■Email:mffia@163.com ■现在南京。编辑。※※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年  

2008-11-05 09:16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年
1

    11月5日,2007年的这一天早晨我在昆明上火车,火车开往南京。早晨天还没有亮我就起床,送我的朋友也早早来到。到了火车站才7点多,昆明的白天终于来了,而我正缓慢离开。掐了一下时间,还有1小时才检票。我让朋友在那看着行李等我,我急奔附近一家米线馆。在我吃了一大碗鸡汤米线后,看看时间----过得真是快啊。赶回火车站门口,另外又来了一位朋友,我们拥抱了一下,没有多说话。
    我的行李有点多,本来有做旅游的同学要帮我订便宜机票的,一是考虑行李过多,二是因为其他,最后我还是买了张硬坐火车票。近60小时路程,我曾经来往好多次,已被火车上的奔波与嘈杂习惯。甚至,我坚定自己选择了近60小时的硬坐,为的是在回味往事中,能一边缓慢地看着窗外,一边凝神去数时间流逝的分分秒秒。
    好友帮我把大小的包一件件弄上火车。火车要开的时候,友人在车窗外和我挥手,嬉笑。最后,我装着很痛快的样子,给他们发短信。火车突然就开了,原来我是在离开一个城市,这里曾经有过我许多美好的过去,爱情,朋友,蓝天,白云,米线……在一件件飞翔,顺着我的眼眶。原来是我正在别离一个城市。我看不清窗外的世界,闭上了眼睛。火车在加速。我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    此别,我刚辞去了我梦寐好久的工作。此行,是离开我生活四年多的城市。
   
2
    在我到南京已经整整一年时,我有同学或者朋友有的也在离开昆明,有的在外面东跑西来后来又回了昆明。我到南京已经一年了,有人问,过得还好吗。通常,这个平实的带有浓郁感情色彩的问候,有时候让人不太好回答。包括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往往有人问我,我就说,你呢?然后这个话题就被扯没了。
    我到南京后,吃过有五次米线。味道么,还是不与昆明米线相比为好。原则上应该是换了风土,定然变味。但是忍不住去吃的时候,还是难隐兴奋,就好像回归往昔。我的一个昆明同事曾号称要给我寄点干米线来----自己准备点鸡汤准备大吃一顿吧。我开始也是怀着期盼,后来想想算了,整这么悲壮的吃又为的是甚?真要那么“急切”,一张机票飞昆明去就能畅快实现。为吃米线花点机票又何妨,谁让你难舍某种作为人生旅途的牵挂。
    离开昆明之前,我跟一帮朋友夸下海口,再忙也要一年回来一次瞅瞅大伙。但这一年,我却没有半点时间,或者说有时间的时候有些舍不得机票钱。原来在我把玩生计的过程中,疲惫会让我退却有些不知是否为奢望的期望。
    我是想念昆明的。有些人离开曾经生活过几年的城市会吹嘘“早已忘记了那地方”,这种说法我不否定,但我猜想有些人是不想证明自己“脆弱”而已,当然这其实压根跟脆弱无关,跟“儿女情长”也无关。只跟人的情怀有关,只是如果你硬要把自己内心柔软的部分打得像铁且罢。我的一同学,毕业离开昆明至今不止一次跟我说,“早忘了那里!”这不奇怪,我这同学现在结婚了,本来昆明四年大学时光他就在忙着思念故乡的姑娘,而今大功告成,他也找不到一些昆明记忆,以前痛苦的假期回家太远现在也不复存在了。刚拿到毕业证这家伙就收拾行李去了火车站。
    那我呢。我为什么想念昆明,这个无稽的问题傻子都能给列出很多所以然。我曾经在大学时候深刻恋爱过,后来和姑娘分手了,我就离开昆明了。我在昆明还有很多朋友,昆明的大街小巷很多地方都有踪迹。我以怀旧的姿态让自己品味昔日故事。不过我不承认我为的是感伤,也不是纯粹的去一味怀念。我只是会在忽然间想想过去的故事,品尝一些完美的甜美,那是一种绝妙的味道。

3
    离开昆明后,就很少能与同学和朋友见面了。有一次,诗人雷平阳到江苏,当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。他回昆明才来短信说:前日在南京,到南京已是深夜,凌晨就去了无锡。云云。我觉得怅然若失,见面有时很难。
    有一个月,我在徐州,见到了一位大学同学。他一脸无比高兴的样子,左一句见到你真激动右一句他妈的这是真的吗?然后我们在夜晚的徐州一个巷子里吃烧烤。我的这同学说,这里怎么跟昆明黄土坡似的,你看那些小面包,你看那……那怎么像马车。我说,喝你的啤酒吧。
    可惜那晚上我咳嗽的厉害,咳个不停,想好好喝点酒,却喝不下去,酒一下肚我的肺就像中邪一般抽搐。想喝酒时身体不允许也是一个遗憾。
    去深圳的同学结婚了,回甘肃的同学定亲了,甲被评为优秀教师了、乙公务员考试混进了某大机关、丙出国了、丁光荣的要当父亲或母亲了……这些消息总是不绝与耳。有时候想想,感觉就像是在做梦,大家天隔一方,忙忙碌碌,都在对三十岁狂奔。
    我并没有很多同学的新电话号码,总得来说,联系的少。就是在网上偶尔聊聊,有时有同学会忽然给我来个电话。我却冷漠多了,除了仅有三两人,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大伙。也不知道我在忙些什么。多年后,或许在昆明的同学会举行聚会之类活动,我想,那时候有时间再去和各位侃侃吧。

4
    我怀念云南的蓝天白云,以及昆明的雨。汪曾祺写过“昆明的雨”,我读了之后也回想一下昆明的雨,想到自己在雨中来去或临窗看雨的点滴过去,觉得蛮有回味。高原上的气候、风光是特别的,这些不经过细致的对比,可能不会联想得太深。
    一年四季,但逢晴朗时分,躺在草坪上看昆明的天空,蓝蓝的天空白云点点,风徐徐吹,阳光像心灵 棉袄,一切都在恣意倾洒。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画家,风景早已不用构思,并且都已定格。
    只要不下雨,市中心的翠湖就有音乐盛会。有一年,我的一位甘肃朋友特意到云南,我带他先去了翠湖。朋友到了这里发现到处都是艺术家,古典音乐,戏剧唱法,总有杂堆的人在这里表演。那又不是表演,只是人们在消闲美好时光吧,那些乐声确实很美。
    这位朋友说想去看看莲花池,“陈圆圆真的跳那池子里死去的么?” 我说,是的,大家都这样说,传说也是这样定义。
    离开翠湖后我就带朋友去看了滇池,我说,要是下雨天去找莲花池找陈圆圆还有些韵味,我们等下雨吧。只是后来行程太紧,我的这位朋友没有等到下雨匆匆就离开了昆明。
    昆明的雨来去匆促,只在夏季的江南梅雨季节那些日子会下得频繁些。
   
    (待叙:这个要写很长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